页面载入中...

淡出王室 哈里夫妇“身份过渡”三大疑问

  其次,唐代服装受到外来文化影响而变化。长安聚集了四域的外客和胡商,人数之多远过于前朝后代,他们以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影响和吸引着汉族市民。加之他们又不受唐朝礼法的约束,服饰没有严密的等级规章,无须琐细地区分尊卑身份,因此穿胡服既不受越级僭用的刑法管制,又不受背离纲常名教的指责,故长安虽没有异族入侵用屠刀逼令人们改衣胡服的情况,但新的服装观念敏锐而迅速地渗入市民的思想,人们普遍喜欢穿戴胡服。尤其是在社交活动中,服装最外在而又最能表现人的精神气质,更能敏感地反映城市生活习惯的变化,因而唐朝文化在几百年间变化最快的就数服饰,以致突破贵贱界限,流风波及社会的各个阶层。

  唐代服装是长安世道人心变迁的前奏

  一个王朝首都居民的穿着对全国有着巨大的影响,而长安当时又是世界著名的都会和东西文化交流的中心。四方外来的衣冠服饰使东方格调与西方特色汇集融合,像吐火罗人着小袖袍小口袴,戴大头长裙帽;波斯人剪发戴白皮帽,着贯头衫,并有织成的巾帔;胡姬们则服大衫,披大帽帔,纵横驰骋。这些都使长安百姓目不暇接。然而,服装离不开民族的属性,它不是外来文化的原始翻版或仿造,而是具有民族特点的社会生活的产儿,又具有护身的物质功能和形象的精神功能。作为大交会、大吸收、大变化时代的唐朝服装,彰显出长安气象,着重体现出以下几个特征。

  开放性:妇女的首服

  (帽子)

  ,是服装中引人注目的部位。唐代长安初行用缯帛障蔽全身的“羃”,复行高顶宽檐、纱网垂颈的“帷帽”,再行顶部略尖、用“乌羊毛”或厚锦缎制作的“胡帽”

  (浑脱帽)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淡出王室 哈里夫妇“身份过渡”三大疑问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